泽麟-凌公子

邰方/彬诚/叶蓝/邱乔
专注发糖30年,没别的爱好,就是爱挖坑,还不一定填。
你们要爱我啊~
  1.  45

     

    无处宣泄【14】【彬诚正剧,又名《我和死神男友的破案日常》】

    死者全身赤裸,所以手边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好在他指纹完好,脸也完好,还有DNA。

    尸源很快有了消息,死者叫程博伟,男,津港本地长丰区人,39岁,已婚。妻子叫李潇,35岁,现正怀孕五个月。

    经过走访得知,程博伟谎称有生意要谈,要去外地出差,所以离开家的,已经一周没回去了。

    “也就是说家里不知道他还在津港?”赵馨诚把调查报告递还给张祺,“他老婆怎么说?”

    “说是两人感情一般,过年也没通过电话,所以根本不知道他还在本地。不过要我说这个李潇嫌疑挺大的,她听到自己老公死了也没多悲伤。但是她一孕妇……跑这么远来杀人也不太方便啊。”张祺说完挠了挠头。

    “是有点可疑,按理说老婆怀孕五个月,开春过不了多久就快生了,这人怎么都不关心?”赵馨诚皱了皱眉,“他们家还有什么亲戚?死者还有其他的感情纠葛吗?”

    “周围邻居都说这男的挺顾家的,从来不和外面的女的勾勾搭搭的。”张祺回忆着,“李潇还有个弟弟,在上大学,住的离他们挺近的。”

    赵馨诚心念一动。

    “程博伟和这个弟弟关系好吗?”

    “邻居说是挺好的,姐弟俩关系也不错,他这弟弟隔三差五就往他们家跑,没回回学校都是他姐夫……也就是死者开车去送,没回都带好多吃的用的大包小包,跟自己亲弟弟似的。”

    赵馨诚皱起眉头。

    张祺突然也觉得不对劲了,“……你不会是……赵队,你是自己弯了以后看谁都弯吗?这李潇都怀孕了,她老公不至于吧……她弟弟还是个学生呢。”

    赵馨诚翻了个白眼,“什么意思啊你,你不是恐同吧?人都说恐同即深柜啊。”

    “你别跟那打岔。”老何加入了讨论,“张祺,我看赵儿这猜测靠谱,你们跟一下李瀚这条线。”

    赵馨诚点点头,张祺就领了命去了。

    “诶,这尸体仪式感这么重,怎么不见袁博士?”老何端着保温杯倚在赵馨诚办公桌旁。

    “人家过年去了,孟夕也放假了。”

    “呦,还惦记着美女呢,小心韩彬收拾你啊。”老何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韩彬呢?”

    “送依晨去了。”赵馨诚打了个哈欠,“老爷子想让依晨去他那过寒假,彬就去送了。”

    “老爷子这是为了依晨的健康成长考虑你知道吗。”老何喝了口水,“袁大博士经受那么多年的海外生活洗礼还惦记着过年这种传统节日啊。”

    赵馨诚拿出手机刷开朋友圈把屏幕对着老何,“人家是出去旅游了,根本不是回家过年。”

    老何送了耸肩,不再说话。

    “行了,我得给周巡去个电话,叫他们那边配合一下,你说大过年的还得让我搞这种得罪人的事……要不我找白局去打电话?”

    “你快别找骂了。”老何鄙视得看着赵馨诚。

     

    韩彬把车停在楼下,就见赵馨诚举着电话从警局出来。

    “你说什么?李潇跑去警局自首?说人是她杀得?”

    说话间赵馨诚已经走进了副驾驶,韩彬没启动车子,他安静的坐在旁边,赵馨诚看了他一眼,把电话改成免提。

    【她今天一大早挺着大肚子就来了,非说人是她杀得,说她怀疑老公出轨就跟踪他,然后发现他根本没出差,就把他杀了还抛尸。】

    “这不扯淡吗,她挺着个大肚子没人帮忙怎么抛尸啊。”赵馨诚撇了撇嘴,“她人还在警局吗?”

    【在,她弟弟也来了,俩人跟那哭呢,哎呀一直哭起来没完,我都担心她孩子哭掉了。】

    “我这就过去,你尽量找人稳定他们的情绪啊。”赵馨诚说着抬头看了眼韩彬。

    【行吧,反正这俩人现在也走不了。】

    赵馨诚挂了电话。

    “去长丰?”韩彬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去整理了一下赵馨诚的围巾。

    “恩,这回弄得老周也没过好年,他肯定得叨叨我。”赵馨诚系好安全带,“彬,你说凶手是李潇还是她弟弟?”

    “你呢?”

    “你说你要帮忙的,结果基本什么力气也没出,现在你还不给我说。”赵馨诚皱着眉头,“我不问你了……诶你怎么又叹气。”

    “站在他们俩的立场,我希望是李潇杀人,怀孕期间取保候审,之后是哺乳期,只进行住所监控。”韩彬顿了顿,“是他们俩最好的选择。”

    “自首也得有证据,想顶罪也不是那么好顶的。”

    “你看,你这不是知道凶手是谁吗。”韩彬笑了。

    赵馨诚没理他,撇撇嘴去看窗外。

    虽然还在春节假期里,但是总觉得外面已经没有那么热闹了,过年前的那份期待也在走亲访友的劳累里消散了。

    更何况赵馨诚根本没时间走亲访友。

    沿途的店铺都贴着“福”字和春联,石狮子系着大红花,,门口挂着大红灯笼,这就是这座城市的“人气”。

    赵馨诚在车玻璃上写了一个“福”字,然后又擦掉了。

    车子开到长丰支队的时候赵馨诚都快睡着了,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冻得他一个激灵瞬间就醒了过来。

    “你总算来了。”周巡迎了出来,“这姐俩跟我嚎了一个早起了,李潇交代的作案过程完全不能自圆其说,这明摆着凶手是他弟弟。”

    “有明确的证据?”赵馨诚快步跟着周巡走进警局大楼,韩彬也跟了上去。

    “有目击证人。”周巡说,“程博伟到海港的时候还带了另一个同性情人。”

    “卧槽,他搞了人家姐弟俩个人不算,还有啊。”赵馨诚一脸的震惊,说着回头看了韩彬一眼,韩彬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只好回他一个无辜的眼神。

    “对,这人就是目击证人。”周巡摊了摊手,“喏,证人得那屋呢,你自己问去吧。”

     

    案子最后结束的时候赵馨诚觉得心特别累。

    程博伟几乎是同时和李潇、李瀚在交往的,俩人一开始都不知道,后来李瀚知道的时候程博伟已经带着李潇回去见父母了。

    之后俩人还是偷偷的来往,李瀚自觉对不起姐姐,所以一直努力对姐姐百般的好,后来他知道姐姐怀孕了,想和程博伟断绝这样的关系,被程博伟拒绝还威胁他要告诉姐姐。

    就在这个时候,李瀚发现程博伟除了和他以外,还在和另一个男人偷情。

    想到怀孕的姐姐,李瀚觉得除了弄死这个男人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可是他不知道,姐姐已经发现他们俩的事情了。

    为了保住弟弟,姐姐才来自首顶罪。

    周巡抽了口烟,把笔录都递给赵馨诚。

    “这案子太你妈恶心人了。”周巡呸了一口,“为这种人渣折腾了两天……艹。”

    赵馨诚抬头去看韩彬,韩彬不明所以的回望他。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

    韩彬有点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神仙,毫无调查的情况下我又不能未卜先知。”

    赵馨诚有点不高兴的去看笔录。

    “馨诚,你不是一听调查结果就发现了凶手是谁了吗。”

    “恩……”赵馨诚应了一声,“我知道,你又要说‘我能看见的你都能看得见’了。”

    周巡翻了个白眼,“说好了,这功劳可是有我们一半啊,死者虽然死在你们海港了,但是人是我们长丰的,凶手也是我们抓的。”

    “要点脸,这叫你们抓的吗?”赵馨诚嫌弃的推了推周巡。

    “我去你可别碰我!”周巡后退了两步,“快带着你们家顾问走,我想好好活着。”

    赵馨诚哭笑不得的说着“至于吗”。

     

    PS,请叫我勤劳的小天使


     

    刀锋上的救赎彬诚无处宣泄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