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麟-凌公子

邰方/彬诚/叶蓝/邱乔
专注发糖30年,没别的爱好,就是爱挖坑,还不一定填。
你们要爱我啊~
  1.  67

     

    无处宣泄【02】【彬诚,正剧向】

    赵馨诚看着眼前的资料,点了根烟。

    韩彬去学校接依晨了,马路上的积雪清理的差不多了,依晨来电话说要回家。

    董源滨是被离婚的,他曾经为了吸毒挪用公司公款,婚姻存续期间殴打妻儿,被妻子告上了法庭,之后就离婚了,但是他之后还去骚扰过妻儿想要复婚,这张银行卡也是他堵门去跟他前妻要的,之后他前妻就带着孩子去外地了。

    他钱花完了,才来取的这张卡。

    赵馨诚吐了口烟圈。

    “不是说袁博士要来吗?怎么还没到?”

    按理说这个案子袁博士是看不上眼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袁博士突然要参一脚。

    “赵队,人来了。”

    赵馨诚向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深蓝色呢子大衣的干练女子走了进来,她脸上带着公式化的职业笑容,眼底没有笑意。

    “你们好,我是袁适博士的助理,这个案子袁博士交给我代为负责了。”

    是个美貌女子,赵馨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袁博士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美貌的助理啊?”曹伐小声问着身边的人。

    女子显然是听到了,她对曹伐莞尔一笑,眼底却依旧没有笑意。

    “我叫孟夕,诸位可以向我介绍一下吗?”说完她指了指一把椅子,似乎是在询问自己可不可以坐下。

    赵馨诚点了点头,摊开右手掌心,对她表示了欢迎。

    孟夕用手按着大衣的下摆,并拢膝盖坐了下来,她眼睛看着赵馨诚,示意他第一个开口。

    “啊。”赵馨诚手指夹着烟在桌子上磕了磕,烟灰自然的落在桌子上,“我叫赵馨诚,是案件的负责人。”

    曹伐刚想开口说话,赵馨诚继续说。

    “孟小姐看过案卷了吗?”

    “看过了,我和赵警官的想法是一致的,凶手并不是冲动做案,凶手应该是跟踪了死者有一段时间了,预谋已久,尾随死者,找到机会将其杀害,并且拿走了死者刚刚取出的现金,伪造出了抢劫杀人的现场。”

    赵馨诚点点头,“孟小姐觉不觉得会是他前妻雇凶杀人呢?”

    孟夕用手指点了点下巴,“致伤工具呢?”

    “应该是个有杆的可以手持的击打物。”赵馨诚双手假装握住什么东西比划了一下,“根据创伤面推断,应该是个不完全规则的物体,中间是中空的,两边有杆。”

    孟夕笑了笑,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了一个自拍杆,然后拉开,递给赵馨诚。

    “赵警官,是这样的东西吗?”

    赵馨诚愣了一下,“这东西,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能的,所以带在身上可以防身,还能过安检。”孟夕开了个玩笑,“自拍杆造型每个品牌都有细微的差别,更别说网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山寨仿品,如果把这里的胶皮拿下来,也不知道这后面是有链接的,还是有凸起的还是直接可以戳进别人后脑呢。”

    赵馨诚若有所思的看着孟夕。

    “我认为,凶手是他的前妻。”孟夕站了起来,“赵警官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吧?”

    赵馨诚掐灭了烟,站了起来,直视着孟夕,孟夕回给他一个礼貌的微笑。

    “是的,我的人正在查他的前妻。”

     

    调查有了消息,董源滨的前妻崔美福在董源滨死的那一晚乘坐地铁,来到了海港区,当晚没有入住任何旅店,赵馨诚把她带回警局以后她就崩溃了,在没有确凿物证的状态下就哭着陈述了案件细节。

    也不知道这样的心理素质,是如果冷静的处理现场的。

    赵馨诚突然有点不忍心,就把审讯交给了曹伐,自己在外面看。

    “他那天,喝了酒,来砸门,我给了他卡叫他赶紧走。”崔美福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他去儿子的学校堵他,把儿子吓坏了,他还在儿子的面前毒瘾发作……”说到这里崔美福再也忍受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赵馨诚吸了口烟,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对,他走进审讯室,对曹伐耳语说,“等她冷静一点你来叫我,我有话问她。”

    曹伐点点头。

     

    孟夕听说凶手抓获了,便也来到了警局,和在楼道里抽烟的赵馨诚走了个迎面。

    “赵警官,审问顺利吗?”

    “还没问呢,就全撂了。”赵馨诚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屁股扔在地上踩了踩,“袁适怎么说?”

    “袁适博士说这么简单的案子,如果我办不好就可以直接下岗了。”说完她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赵馨诚笑了笑,“那您先忙,我进去一下。”

    “啊,不用管我,我也去看看。”

    赵馨诚又会了审讯室,孟夕在单向玻璃外面看着,韩彬也踏进了审讯室。

    孟夕回头看见了韩彬,韩彬明显对于突然出现一个陌生女子有些诧异,孟夕低头询问身边的警员,然后也做出了惊讶的表情,之后走到韩彬面前伸出了右手。

    “您好,我是袁适博士的助理,我叫孟夕。”

    韩彬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便也伸出了右手,“您好,我是韩彬。”

    赵馨诚坐到了崔美福对面,崔美福已经哭累了,她低垂着眼睛,顺从的坐着。

    “你原本是没有胆量杀死董源滨的对吗?”

    崔美福的手动了动,没有说话。

    “你得到了指导,有人教给你怎么不留下证据,怎么伪造抢劫杀人,对吗?”

    崔美福不自然的把小腿往椅子地下缩了缩,双手五指紧扣,右手拇指在左手手腕处摩擦着。

    “告诉我,是谁?”

    韩彬和孟夕并肩站在单向玻璃背后,孟夕突然开了口。

    “听说,赵警官一直是跟您在学习犯罪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和技术。”

    “不敢当,不算什么向我学习,我们只是一起探讨。”

    面对美女的礼貌发问,男人总归是要绅士作答得。

    孟夕礼貌的笑了笑,便不再发问了。

    赵馨诚盯着崔美福,又问她,“你认为那个人是在帮你吗?他教你杀人,教你伪造现场,你认为他在帮助你解决麻烦?让你脱离这个数次骚扰你生活的男人?”

    崔美福抖了一下。

    “他是在害你。”赵馨诚惋惜的看着她,“让你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

    崔美福的肩膀肉眼可见的抖动着,赵馨诚站了起来,他扳住崔美福的肩膀,强迫她抬起头来看他,赵馨诚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崔美福又想低下头,赵馨诚晃了她几下,她又抬起头来。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PS:自拍杆防身我挺推荐的,毕竟伸缩的情急之下也可以甩出来,最重要的是刻意过安检,但是能不能当凶【fanghexie】器,我也不知道啊我没试过……

     

    彬诚刀锋上的救赎

     

    评论(17)
    热度(67)